当前位置:主页 > www.88msc.com > 请讲讲自己或身边朋友的与交易相关故事?

请讲讲自己或身边朋友的与交易相关故事?

时间:2016-05-17 来源:未知 点击:
占个楼码字! 第一个故事,有点长,直接引用回答了, 如何操纵期货市场? - 常日天的回答 第二个故事,小时候放暑假去大连,期货公司的两位大户和我老爹抽烟扯淡,这仨人就说起吃海鲜,就说这个螺啊,这个季节好吃的不是很多,怎么办呢?老头就说其实虾爬子做...
  占个楼码字!

第一个故事,有点长,直接引用回答了,如何操纵期货市场? - 常日天的回答

第二个故事,小时候放暑假去大连,期货公司的两位大户和我老爹抽烟扯淡,这仨人就说起吃海鲜,就说这个螺啊,这个季节好吃的不是很多,怎么办呢?老头就说其实虾爬子做好了味道不错的,结果说着虾呢这二位就想到蟹了,说想整一顿螃蟹,但是螃蟹哪里的好吃呢?老爹插了句嘴说听说北海道的螃蟹相当好,不成想二位大户精神了,哎我擦这个好唉,还没上北海道吃过螃蟹呢,去试试去?
那天周四,这俩人订了周五的票,上旅行社联系个私人地陪,直接就过去了……周日晚上回来。
当时是2000年,我那没见过世面的幼小心灵被壕气震了一下……从此决定妈的老子也要做期货……
当然,这事情还没完┑( ̄Д  ̄)┍……
时间到了01年,这二位大户因为贪污公款和损害国有资产被公安机关逮捕……

第三个故事,当时在大连的时候,散户室里面有个大爷,55年生人,姓杨,做期货十分执着,最愿意干的事情就是从技术和基本面甚至交易心理等方方面面分析,每次分析必看涨,下手必然是多单,据说这么多年一直就是把期货当股票做,没事就拉着人谈,开口就是:“你看今年这个形式啊,玉米和大豆一定是进多的最好时机!”,尽管姓杨,但是在期货公司,大家开口都称呼他老牛,他自己也挺得意这个称呼。
老牛来期货公司骑一辆破的不行的28大杠,用老爹的话说:那破车除了铃不响剩下哪里都响,也确实够破,据说有段时间连着好多天扔外边不上锁都没人动……
这时跳到第一个故事的时间线……我之前说大豆在暴涨之前的价格各种不稳定,多空双方的散户都被血洗,老牛很没有意外的成为了炮灰当中的一员,7w多块钱俩星期灰飞烟灭,随后大豆开始一路狂涨……
老牛是十分不服输的,从家里把攒的10w块钱的养老家底弄了出来,又砸了多单进去,正好赶上大豆的疯涨,老牛的利润也开始大涨,然后他盈利加仓后来甚至超仓(当时混码时代,监管十分不规范),当大豆2700左右的时候,老牛的账户上数字已经非常像样了,大家都在劝老牛见好就收,这一趟下来不容易,赚这些钱省点花的话都够你花到死了,没必要再趟进去了。
然而老牛那时候的精神已经是恍惚的那种,魔怔的状态,天天就是:“大豆!有洪水!我跟你说肯定一吨要过3000!妈的凶一点能过3500!我跟你说一定!一定!你别不信!”
后面的事情第一个故事中说的都很详细,连着3个跌停,老牛的大豆因为成本过高加上超仓,在第二个板的时候就已经尸骨无存……
然后老牛从此再没出现在期货公司……
当年老爹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爷俩都觉得这个故事就算完事了……没想到还有后续……
时间到了14年夏天,我和老爹等公交车的时候,偶然老爹遇见了一位当年在大连期货公司的熟人,正好还顺路,就在车上聊了一会,聊着聊着就说起了老牛……
“哎老常,你还记不记得以前那个老牛?”
“哪个老牛?”
“就是姓杨的那个老牛,没事就喊多那个。”
“啊啊啊我有印象,不对啊,当年老史那一场之后他不就爆仓走人了么?现在还干期货呢?”
“干着呢,那一场之后亏得特么妻离子散的,家里就剩下他一人,前几年一直在鄂尔多斯来着,13年才回到大连。”
“他跑鄂尔多斯干嘛去了?”
“不知搁哪找个算卦的,他本身姓杨,又是属羊的,算卦的就说去鄂尔多斯干事业转运,他就过去了……”
“然后呢?倒是转运了没啊?”
“这么跟你说吧,我去年见到他的时候,他还骑着那个破28大杠呢……”

第四个故事,有关于我家老爹第一次怎么爆仓的……
老爹带着10万块在98年下了场,在豆1和豆粕上4个月把10w变成45w,觉得自己找到了圣杯。
这一轮收手之后在别人的忽悠下开始做天胶,一开始小有斩获,大家都挺高兴。
有一天下午收盘,大家的天胶多单都有些盈利,吃完饭之后开始打扑克,打完扑克又兴致勃勃的去唱歌,闹到半夜一点多老爹才回去,回去之后睡不着又看了一会书,睡下的时候快3点了。
结果后半夜opec出消息,外盘原油暴跌,天胶直接跳空低开。
偏偏老爹因为头天晚上闹得太疯第二天起了稍微晚了一点,赶到期货公司的时候9点15,已经封跌停板上了……走不了
结果第二天开门一字板……依然走不了
第三天跳空低开,穿仓,倒欠期货公司1w4……
老爹一直都拿这个教训教育我,进场同时必须同步下止损,身体不好或者出现特殊情况一定要处理好单子避免风险……

12月14更新——————————————————————————————————————

插一个……早上在4号线上,我身边有位大哥打电话说话声音巨大:“哎呀这个面,值多少线,买了,你再确定一下这个面,值多少钱……”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大哥是做粮食生意的?刚以为是这样,这大哥又说话了:“唉对呀,买的时候看一下是不是溢价了啊,溢价的话要做别的准备啊,不能单注意面,值多少钱啊”
(╯‵□′)╯︵┻━┻尼玛闹了半天也算是半个同行啊……话说你这断句真是谜啊……
快到站了,我站起来开始往门口挪,顺手就开了文华扫一眼原油价格看跌到啥程度了,路过这大哥身边,他看到了,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伙子啊,年纪轻轻不要炒股票啊,钱不够的话很伤的啊”
我刚想说,他又来一句:“哎呀要是真想做的话就长线慢慢拿着吧,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啊,我亏了100多万的啊……”
算了我还是先下车吧…………

第五个故事,有关于一个词……
当时是99年,老头子第一次爆仓之后发现期货这东西并不简单,于是开始各种学习,正好有个机会和公司里熟人去凑一个饭局,饭局上硕士博士云集,甚至还有几个海龟,大家用各种专业术语互相交流。
老头子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直接叫来服务员,和满桌子的人说,今天这席面兄弟我请了,期货这一行我初来乍到,今天在座的学问都不低,希望哥几个多多交流。
有人请客大家自然都很高兴,又点了酒菜,大家接着聊。
随着聊随着喝酒,有一哥们就开始哭了,这一哭,大家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
接着聊下去,故事来了,这位上财硕士毕业,毕业分配到某矿业,薪水不错,后来又搞定个上海老婆,也算是年轻有为春风得意。
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接触到了期货,逐渐从帮单位套保转职成自己投机,后来辞职全职干,亏得昏天黑地,缩在家里靠老婆养着,他岳丈对此事十分的不满。
有一次,娘家那边来了许久不见的远房亲戚,这仁兄和媳妇去吃饭,饭桌上亲戚就问,说咱家这姑爷高材生,现在哪里高就啊?
岳丈说,现在在做期货,对面不懂,说期货这个太专业了,我乡下人听不懂啊。
岳丈顿了一下,说,按老话讲就是“拆白党”
除了这仁兄之外,众人大惊,但是谁都不敢说啥……
这兄弟也不解,这到底咋说的我啊?回去查了一下:(来自百度百科)

拆白党(赤膊党)(普通话:chāi bái dǎng;吴语上海话:tshaq baq tang)是20世纪20-40年代的上海俚语,泛指上海地区一群纠党并以色相行骗,白饮白食骗财骗色的青少年,多属男性(流氓、小混混,城市地下黑社会)。后来拆白党(赤膊党)的声名大盛,连外埠都知道这个名称,凡属骗人财物的案件,国内皆称为拆白行为。同“仙人跳”、“捉黄脚鸡”意义相近。

这位得知真相后大怒,只身来到大连,和岳父妻子说,混不出来,就再不相见。
故事就到这里,然后我就问老爹:“那最后这位成事了没有?”
老爹笑而不语。
然后我又问:“那你花那么一桌子酒席,到底学到啥了?”
老爹说:“我跟你讲啊儿子,不管是硕士还是博士还是别的啥,酒喝多了,他也上头。”
过了一会,老爹说:“其实我有时候也后悔把你领进来到底是不是我这个当爹的太不负责了。”
“到底咋的了?”
“99年一群硕士博士,很多人比我岁数都大,你想想,那群人当时那可是实打实的水平啊,但是那一桌子人,最远的也才撑到03年……”

第六个故事,严格来说没涉及到交易,但是老爹没事就给我讲,因为他觉得这个故事在当年那个资料缺乏的时代,是最值钱的故事之一。
老爹刚到大连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的粮食生意出了问题去要账,那时候招待他的是老爹的高中同学,这同学因为生意原因比较忙,所以安排了个小弟全程陪着老爹逛,老爹叫他小万。
这小子没什么文化,但是就是能玩,半个月时间带着老爹把大连可以玩的地方基本都转了一圈。
但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货款依然要不回来,老爹玩的也没什么心情。
有一天晚上,小万神神秘秘的和老爹说:“常哥,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俩人打车去了个没挂牌的游戏厅,一进门,老爹一看:“这不就是扑克机么,这地方没什么意思。”说完就要走。
小万赶紧拉回来:”常哥,我拍扑克机从来没输过,今晚上你看我给你露两手。“
扑克机,现在早就被封禁的赌博类游戏机的一种,五副扑克随机出5张牌,出现对子,三条,葫芦,炸弹,五枚,顺子,同花,同花顺,同花大顺,五王赢钱,出现大顺/五王俗称爆机。
老爹不信:”小万,我又不是没上过学,5副54张牌多少排列组合,你算概率也不可能把把赢啊。再者说这地方的机器老板都是可以调的,怎么的也赢不了吧……“
小万说:”常哥你说那些我也不懂,老板倒是能调机器,但只要我来了,我就能打出大顺或者五王来。“
”走吧,我看看你到底怎么弄的。“老爹就跟着进去了。
小万和看场子的服务员很熟,一进门打个招呼,服务员就把小万领到一台挂着维修牌子的机器跟前,摘了牌子就走。
小万去吧台上了2000块钱的分,开始往里丢,第一次,对子,200分,第二次,散牌,没中,第三次,五王,8000分直接爆机。
小万以最快速度收起赢的分上吧台换钱,然后扔给找机器的服务员200,拉着老爹就走。
吃夜宵的时候,老爹问了好几次,小万最后说了实情。
”我为了这个事特地找过以前看场子的朋友,他们说一般的扑克机都是30万分左右会爆机一次,看场子的服务员在三班倒的时候交接,会把机器累积的分数抄下来,我和周边游戏厅的服务员都说好了,你们交班的时候,看着快到30万了就挂牌子留机,然后打我传呼,我晚上就过来打,一台机子给200块钱。“
”可是你总这么赢,老板看不出来?“
”反正这机器到30万分肯定要吐一次,吐给谁老板也不管。他也抓不着我,服务员也乐意,我要是被撵跑了,他找谁赚外快啊。不过有时候也有打不爆的时候,我每次去就上2000块钱分,爆了就换钱,没爆就走等下次。“
老爹一边吃海鲜,一边感慨小万尽管没上过什么学,但是这招用的挺聪明,就这么完事了。
“后来想起这个故事来,才觉得小万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聪明。尽管没上过学,但是一下子就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老爹讲完故事跟我说。
“这故事真是值钱啊,包含了交易的完整逻辑,可惜我从98年一直亏到05年才想明白。”
“那05年到12年呢?你不是想明白了么?怎么还亏得那么惨?”
“道理解了,但是术还要试,这一试,又是大几年。”
分割线—————————————再更新就是15号喽——————————————————

第六个故事,有关于当年大商所的三大帽子客
时间点08/09年间,具体时间记不得了。
我问老爹,我说,当年大商所的那些有名有姓的大手中,现在还活着的而且你见过的还有谁?
老爹想了想,说:“我刚到大连的时候,当时大商所3大帽子客我都见过,但是最后真正走出来的干成了的,仨人里面就张文军一个人。”
(有关于抢帽子交易和张文军其人,列位看官不了解的请自行百度。)
“之前大商所三大帽子客,很有名的,都是日内抢帽子的高手,00年的时候我见过张文军操盘,那时候他在大连做大豆就已经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交易所给他专门的交易室,专门出一条线路,还专门给他一个人配下单员和马甲。”
“当时很多人想和张文军学抢帽子的,只要是交易时间,他那个交易室总有人在后面,张文军自己的也不坐下,就站着盯着屏幕的分时图和价格,手里端杯水,空30 平30 多50这么嘴里说,后面下单员就赶紧下单,一天倒来倒去的好多个来回,后面那些人想跟根本都跟不上,那种经年累月的观察和潜意识的策略,确实是真算盘感了。”
“那俩呢?那俩呢?”
“不是说三大帽子客么,张文军这是成了的,剩下两个一个跑了一个有点疯的样子”
“全跪了?”
“不是,其中一个小子帮别人操盘,几个月的时间把500万基本就全亏没了,按说有赚有赔,也很正常,但是后来金主打听出个消息,这小子把500w亏没了,但是自己手续费捞了100多万,金主大怒满世界找人要买他手脚,然后这小子据说三四年没敢在大连露面。”
“还剩一个呢?”
“打崩溃了,你在期货公司里看见的那个木个楞的,大家都叫他老灰的那个就是”
“那人不是修电脑的么?”
“我没说不是啊。”
“我靠……”

———12.17更新——————————————————————————————————

第七个故事

第七个故事,讲一位期海中沉浮大半辈子的人的一生。
关叔和老爹同岁,算是当年将老爹带进期货的人,因为长得实在是显老,大家都叫他老关。
关叔从中国有期货开始就涉足其中,当年是大商所第一代红马甲,论资历绝对是元老级别的。
因为资格老,技术又不错,再加上对农产品所有环节熟稔于心,又会做盘,后来被人请过去做市。
当时是搞玉米,打法依旧很简单,靠着资金优势往上狂拉,同时联合东三省+内蒙的粮食局与农垦,就是不吐库存,按月逼仓,往死里打,打不死再打。每天开市就是对着涨停板价格开始放多单,没人吃的掉,吃掉了再放,就连浙江帮当时也在这上面栽过跟头,一轮下来损失接近6e。
操作着公司的大账户之外,关叔的小账户也由5w变成了300w有余,想想很正常,你知道天天行情要涨停板,怎么进不是赚?
正好那时候关叔准备着结婚,两口子标准不低,96年就在大连挑别墅,关叔挑中一套一百零几万的,带花园和车库,但是他未婚妻觉得不够好,还想再挑一下,就这么也没付钱在这里拖着。
结果,你猜得到的,这房子再就没买成……
某一天关叔开盘一看,自己席位上的所有多单全部被吃,价格直接打到跌停板,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三家公司里有人撤手跑路了,但是打电话沟通,其他交易员都矢口否认,所有人挂的多单全部消失,行情直接封停。
关叔试探性的下了一万手多单进去,直接石沉大海,价格连个水花都没砸起来。
收盘的时候,有四家以前默默无闻的席位上挂上了天量的空单。
次日,做多的三家公司使劲浑身解数但是依然无济于事,多单下去多少都是被吃的结局,价格始终就在跌停板附近上上下下。
关叔慌了,在没通知其他两家的情况下直接撤手,行情崩溃。
这对于关叔来讲还不算是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关叔确实是慌了,撤手的时候忘了先平掉自己的小账户……
后来交易所来人,通知解决方案在一个很低的价格协议对冲,做多的三家公司不光吐出了所有的利润,还元气大伤,按照交易所来人的说法:对面的背后是银行和保险资金,正主背后势力能上达天听,玩大了一句话关了大商所都可以。
大账户黄摊子了,小账户亏光了,房子没了,婚事吹了,关叔又回到了刚到大连的日子,带过来的那5w多变成了不到1w。无奈关叔靠着以前的关系去期货公司做个客户经理,帮人做做单讲讲课混口饭吃,关叔和老爹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98年年初关叔好不容易接了笔单子,帮客户在冷门的小麦品种上赚了一笔,自己攒了点钱也算是赢得了客户的信任,结果在做自己最熟悉的大豆的时候,赶上老史一拨人搅场子,又是死伤惨重,客户的账户除了利润之外又亏损了40多万,关叔在大连圈子里的名声彻底被打上了败军之将这个印记。无奈在00年的时候,关叔离开了大连,去了北京。
老爷子每次和我说起关叔的时候,总是这么说:“你关叔啊,资历够老,水平也不错,但是就是运气实在是太差。“
到了北京之后,关叔通过以前的人脉关系进入了某期货公司资管部门,还是做自己最熟悉的农产品,一年下来,收获颇丰,自己负责的农产品资管账户获利接近900w,正当关叔准备去商谈分红奖金事宜的时候,却被告知,今年奖金没了……
原来除了关叔自己这个账户之外,资管部门其他账户全都收益平平,有的还略有亏损,而期货公司今年核算下来还是亏损状态,公司老总直接驳回了所有奖金之类的批准。
关叔大怒,尽管资管部的经理百般挽留,但是仍然只身一人辞职南下。
关叔离开北京之后,和老爹就断了联系,直到13年,关叔通过以前的熟人找到老爹的手机号,老爹才知道关叔的情况。
离开北京后,关叔南下浙江,后来去了福建,最后停在广西柳州和以前的高中同学结了婚,找了个大户帮着做单,一开始做天胶,没什么起色,后来有了股指之后转作股指,也是一般,14年春天的时候,老爹去云南,特地拐弯去了柳州一趟和关叔吃了顿饭,关叔那时候对股指已经心灰意冷,打算重新开始做农产品相关。
14年7月,浩浩荡荡的牛市开始……股指狂涨……当时关叔已经放弃了股指……
15年3月初,当年关叔在京城时候投奔的那家期货公司的前·资管部经理打来电话,邀请关叔重回京城,当年的资管部经理这么多年过去已经爬到期货公司老总的位子,当年他一直觉得很亏欠关叔,也十分信赖关叔的能力,于是邀请他五一时候重回京城操盘,资金准备了1.5e,分红都不是问题,不会有任何人干涉,就希望关叔充分发挥自己的水平,干把大的。
关叔欣然应允,北京那边的房子都安排完了,就等着这边的琐碎事情处理完后,五一过去北京大干一场。
但是关叔这辈子的运气实在是不好。
今年3月26号,老爹打来电话,说关叔没了。
他和老婆下午收盘在小区花园里散会步,结果一个趔趄,直接躺地上了,等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柳州自古产好棺木,谚语有”食在广州,死在柳州“的说法。
给关叔送行的人中,期货圈子的人只剩下老爹一个。
老爷子回去之后差不多两个月没碰单子,后来推掉了所有的代客理财,专心锻炼,闲下来喝茶练字。

每次想到关叔这一生,我就在想,特么的我年纪大了会不会也这样?
但是我不能未卜先知,所以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慢慢向前走。
按时撒网,等老天赏饭。
第七个故事就到这里。
——————————————12.21更新————————————————————————
第八个故事——学不会/优化陷阱
以前的时候啊,加过一个群,那时候群里还真就有两三位算是有手艺的人,可惜了,大半年之后,那个群被各种各样的日内党所占据,最开始的那批人全部撤离。
就简单的谈谈那两位算是盈利几年的吧,我也不想和喷子们论个真假,诸君就当故事看了。
第一位,05年入股市,一开始小白,在被6124狠狠的教作人了之后,开始用功学习,09年开始盈利,09-13年间最差一年25%,最好一年44%,14年年初至今180%左右,6月份之后最大回撤14%,回撤当中有一大部分是因为他被莱宝高科关里面了……
我们问他如何用功,答曰:每天看新闻,每天收盘之后把除了创业板和ST的票全扫一遍。
问他策略,答曰:进场日线级别双底,出场看日线双顶或22日均线,止损8%到一个板,单支股票最大仓量不过总资金三成,选股随缘,有闲工夫盯着点券商,别太作妖就行。
“就这么简单?”
“我也就这个能耐和这个收益率了,窜天猴那样的找徐翔,我做不来。”
“我们说出去指点一下别人行不行?”
“他们别骂死你就好,这招简单的很,但是大家学不会的,因为大部分人都学不乖且用功太少。”
“还有啥技巧的没?”
“每年盈利出金一半。”
好了,我们来说下一个人……
这位苏杭人士,程序员出身,因为看好房地产但是钱不够而投身期货,在交了3年学费之后,10年开始以每年200%到300%的速度增长,现在在杭州有3套房,今年这位喜得千金,在这里也恭喜一下。
这位是短线选手,程序员的思维给他带来的好处就是他的短线策略无比的简洁和易于执行。当年他在群里分享的时候大家的第一反应都和被鲁提辖拳打的镇关西一样——莫不是在消遣我?
然后这位放了半年的交易记录……群里全部闭嘴,然后认为找到了圣杯开始拼命的学习模仿,当时我也是其中之一。
然后所有人全跪……
然后大家认为学习的不到位,因为与此同时这位又放出了这段时间的交易记录,还是盈利的。
再学习,改良之后继续跪……而且更惨……
再就没有往后了……因为大家已经混乱了……开始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打……
好多人开始怀疑他的交易记录是PS的,这位也不争辩,也不退群,谁短线有问题的时候请教一下他还会回答。
后来他放出了自己之前的抛硬币随机试验的数据,做了9个月,刨去手续费盈利18%(感兴趣的可以找 @康钦 某回答中的实验,异曲同工)
然后退群。
今年7月份开始,我重新找到了他的交易记录开始回过头来复盘,发现问题。
之前大家都跪的原因是因为想得太多,优化太多。
再回过头来想,这位的短线策略很简单,但是也很难。因为术好办,但是道的话,没人指点按照正常的思维和人性你很难想到那块去。
有一段时间我家老头子就跟抽风一样,一个系统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兴致勃勃的过来找我:“你看,爸爸这个系统优化了之后一定会更好。”
每次都尼玛惨的不要不要的……
后来忘了是看哪里的书还是帖子了,看到这么一句:“做期货的啊,要像大爷一样,不是掉到脚边的钱咱都不要。”
大哉斯言。

持续更新中……另外刚才那个回答我找到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
不认可技术分析的朋友是靠什么方法交易的? - 康钦的回答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上一篇:你写过或者听过哪些「魔性」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分隔线----------------------------

最新文章

  • 请讲讲自己或身边朋友的与交易相关故
  •   占个楼码字! 第一个故事,有点长,直接引用回答了, 如何操纵期货市场? - 常日天的回答 第二个故事,小时候放暑假去大连,期货公司的两位大户和我老爹抽烟扯淡,这仨人就...

  • 当你学会了什么之后感觉自己的编程算
  •   当我大概搞清楚了一句 “Hello world!”是怎么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 printf("Hello world!"); printf 是一个C runtime的函数,“Hello world!" 是一个常量字符串,编码是ASCI...

  • 以前没有电脑手机的时候大学生都做什
  •   看完评论,难道我读大学时候跟大家不一样?1992年上大学,没互联网、没电视,没手机,现在主流的东西都没有,仔细回想了一下,大学四年消耗时间的是: 1)围棋:报道第一天...

  • 你写过或者听过哪些「魔性」的故事?
  •   完结 1. 在我七岁的时候,父亲亲自斩下了我的左手。 他说,做我们这个行当的,得有保命的本钱。那年我太小,哪里懂得这句话的意思。 父亲说的行当,是人匠。 世上有画匠,...

  • 有哪些网购能买到的冷门却有趣的东西
  •   哈哈哈,真的好喜欢这个问题,因为我就喜欢这种冷门有趣的东西! 吼吼,马上进入正题了,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嘘嘘杯】 18个装 ¥39.90 一款解决女性私房问题的 一款解决女...

  • 有哪些价格不贵格调又高的家装家居?
  •   泻药了。让我来甩出自己的实拍图和真实的用户体验,分享一下提升家居逼格的心得吧!! 等等!! 文章被抄袭到淘宝的极有家上去了。哎,心累。而且淘宝维权非常非常困难,经...

  • 现实可以有多美好?
  •   婚礼一个月前,查出肺癌,我25岁,不抽烟不喝酒。医生说这就是概率。我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概率,积极配合治疗。 婚礼要取消,老公跟着我回国(我们在悉尼),准备国内打持久...

  • 你见过最厉害的人是什么样的?
  •   本来是路过看个答案,因为自己文笔差一般不回答问题的,这里就回答一次吧!答得不好见谅 为什么来回答这个问题原因如下图 20xx年,我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带着满腔热血从普...

  • QQ 游戏大厅为什么在移动端没落了?
  •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一下吧 战略调整:随着移动设备及生活的不断发展,用户占有传统优势地位的PC上时间投入越来越少,而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移动游戏产品上。基于对整...

  • 斗地主有什么技巧?
  •   回答这个问题很好玩啊!我就说一副三人的情况吧(两副四人没打过) 其实这类游戏都是靠的经验和记忆,作为新手,必然是要 先 做好 输 个山穷水复的 准备 。 建议先在网络免...

热门Tag

    波克奖金扑克ipad 扑克机电脑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不对本站内容引起的法律责任负责,请自行分别内容合法性。

Copyright © 备案号:宁B2-20010002-1 网站名称:宁夏信息港 性质:企业 名称: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 www.77msc.com 版权所有
Baidu